北京民众在积雪上留字声援武汉
来源:北京民众在积雪上留字声援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3-30 22:04:32
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特朗普政府在白宫玫瑰园召开疫情发布会。(图源:CNN)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当地时间30日,特朗普政府在白宫玫瑰园召开疫情发布会。会上,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表示,新冠肺炎有可能在金秋再次袭击美国,而那时的情况将与现在有所不同。

黄浦区检察院在获知该情况后,及时介入,建议居委会向法院申请撤销、变更小宝的监护人,并出具了支持起诉书。

新法案允许政府所采取的抗疫措施超出《灾难救济法》中所规定的范围,但同时也要求,这些措施必须是“必要的、与疫情严重程度成比例的”,政府仍然必须定期向国会进行通报。

庭审中,黄浦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到庭支持起诉。检察机关认为,郑某对小宝疏于照顾,经常去向不明,强制戒毒恢复自由后即失去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期间,小宝由申请人抚养照顾,已形成稳定的抚养关系,因此建议依法撤销郑某对小宝的监护人资格,并由作为基层组织的居委会担任小宝的监护人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法院表示,鉴于小宝的生父不详,外祖父母又均已去世,从过往几年小宝的照护情况来看,居委会完全可以肩负起对小宝的抚养责任。据此,居委会要求指定其为小宝的监护人,于法有据,法院对该申请予以支持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黄浦区法院介绍,小宝出生后不久,母亲郑某离家出走,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。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,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。直到一岁半,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。为此,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,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。2014年,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,安排了社区志愿者,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。